巴黎2020春夏高定时装周盘点时尚频道:天才的时代已经落幕(上)

时尚频道 2020-04-24144未知admin

  今年算是度过了一个特殊的春节,为了抗击这次,大家都乖乖宅家里,以自己的切身行动为做贡献。有些地方明天就要上班了,无论如何生活和工作还得继续。在这里祝愿你们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投入到工作中来。当然在这段感觉很漫长的时间里我也没闲着,我们盘点了前不久的高定时装周,毕竟我们是时尚,这是我们的主业嘛。这次挑了一些大家熟悉或者是可圈可点的品牌来一起盘盘。图文篇幅较长拆分为上下两篇,这是上篇,接下来我们进入主题。

  一年两度的高定时装周(每年的1月和7月)落下帷幕,盘点了一些品牌秀场,一起来回顾下吧。首先还是科普一下高定吧。高定全称“高级定制”,法语为Haute Couture,1858年诞生,有专门的组织高级定制时装协会来审核各大品牌是否能够办秀。要成为高定应满足相应条件:

  在巴黎设有工作室,能参加1月和7月的时装秀;

  每次时装秀上至少75件的设计由首席设计师完成;

  常年3个以上的专职模特;

  每个款式的服装件数极少并基本由手工完成。

  后由法国工业部审核批准后才是真的“Haute Couture”,高定的制作周期很长,一件高定礼服往往需要多位专业裁缝花几十甚至上百小时缝制。

  高定往往有大的钉珠刺绣等繁复的装饰,这部分几乎都是由手工完成。浪漫的设计;优质的面料(有些品牌的面料还要经过各种复杂的加工);绝妙的版型剪裁;精细的手工;当然还有品牌价值,知道高定为什么这么贵了吧?(给个参考价:高定晚装10万美金起步,所以景甜当年500万买一件高定很有可信度)

  再说个事,买得起高定的一般就穿那么一次,基本是穿上出席重大活动(见过谁穿高定逛菜场),都挺干净的,穿的时候也很小心,不存在洗不洗的问题。再者就是拿来收藏,套着防尘袋放在衣帽间好好的,干净着呢,所以姐妹们别再问高定能不能洗了。还有,高定都是量体裁衣,会根据顾客的要求和身材修改服装,所以也不存在高定穿得下的问题,要买自然穿得起。所以看过文章的姐妹们要有这个,是吧?因为高定价格昂贵,明星出席重大场合都会穿高定来“撑场面”,也就穿那么一次,所以大部分明星穿高定都是靠借的,不过借不借得到看是要看咖位的。

  好了,简(漫)短(长)的科普终于结束了,下面开始康康秀场吧。首先是来自战斗民族有着的少女心的贵妇Ulyana Sergeenko,由四大名媛之一Ulyana Sergeenko创立。

  这场打造了一位位珠光宝气纸迷金醉的复古贵妇,顺滑的丝绸、飞舞的羽毛、大排开的亮片、耀眼的闪钻、密密匝匝的绢花……

  更的是还把钞票穿在了身上!money girl无疑了,姐姐我可以去你家衣帽间打扫卫生吗?我就看看。

  将钞票直接印在薄纱上,做成披肩、缀在裙摆处,直接将拜金放在台面上展示,裸的炫耀增了几分的意味。

  说是带有少女心的贵妇,自然这少女心也少不了。俏丽的迷你裙勾勒出姣好的曲线;黑色的套装做了高腰和露胃的处理,闪钻的装饰打破了沉闷;木马手拿包重温了童年的公主梦;头上硕大的蝴蝶结装饰更是满满的少女心。

  贯穿本场的还有猫咪装饰,头上的小皇冠;胸前的装饰;拎着的手提包,的小野猫们,让我说出那句很俗的话:“太可了!”

  值得一提的是,第一娘Dita Von Teese本场也参与了走秀,复古华丽的套装和Dita的古典气质很搭,细节处的猫咪和酒杯装饰为黑色套装增添了层次。

  接下来是充满科技感的Iris Van Herpen,这一季搞定延续了以前的风格,主打依旧是品牌引以为傲的3D打印技术。

  令人眼花缭乱的印花蔓延在薄纱上,层层堆叠,奇特的廓形有种雍容的艺术感;好似鱼骨的装饰在裙身上蜿蜒盘旋,极具异世界的未来感;

  将薄纱打褶拧成不同的形状如海水缓缓流过的痕迹;撷取一片阳光的海面,制成波光粼粼的面料……一个瑰丽奇异的海底世界向我们打开,倒是蛮期待这些衣服海洋电影里。

  夸了这么多,缺点还是要说一下,Iris Van Herpen真的每季都差不多啊,廓形相似,面料和工艺也很局限。第一眼看过去觉得惊艳和新奇,但是看久了不免觉得密恐和审美疲劳。

  虽说每个品牌要有自己的经典款作为记忆点,但是每季都是这个记忆点还不怎么变,这就不太美丽了,对品牌而言也不是什么好事。

  Georges Hobeika这一季浮夸又华丽,看到这些服装的第一眼就想到了《致命女人》里的Simone,刘姐你的高定战袍来了,快穿上去趴体上艳惊四座!

  花卉是女装的主题,Georges Hobeika的花卉,印在缎面上,绣在薄纱上都是小事,直接做成巨大的花朵装饰在秀服上,缀满钉珠,抓马又耀眼。

  耳环项链胸针手镯算什么珠宝首饰,老娘的珠宝是连衣裙和套装!套装就够了?不,既然要闪耀了那就从头到脚武装起来,丝巾也不放过,要做就做最闪耀的那个。

  在被一系列shiny(自带舞法天女BGM)的衣裙闪瞎眼后看到一系列清爽的仙女纱裙顿时觉得这可太清新了,一群抓马贵妇里突然冒出几个小仙女儿倒也蛮不错。

  本季廓型丝绸和流苏存在感很强,用对了地方就很好看,比如一字肩的衣领处;飘逸却有型半身裙;半遮半掩的帽子,多了几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美感。

  没用对地方,比如肩膀处,就是肱二头肌速成和巨肩女战士;又比如袖口,就像戴了个巨大还不好使的袖套,贵妇做什么家务,祥林·钮祜禄·嫂,你放着吧。

  虽说本季奢华又优雅,但是过于挑人,时尚频道剪裁设计没有太出彩的地方,珠光宝气的一身有些色彩饱和度还不低,一个不留神就会显得俗气,到时候就看各女星在红毯上在线做法,各显吧。

  下面是前·最爱品牌Dior,“新三年,旧三年,修修补补又三年”这句话把时间缩短一点用在Maria阿姨的设计上再合适不过。时尚频道这么多季过去了Maria阿姨还在做同样的东西,冷饭都炒馊了就放过冷饭扒。以前在Valentino的影子还没褪去(Maria阿姨曾是Valentino创意设计总监之一)。最近Dior的男装也发布了,一个天上一个土里,求求Kim Jones把Dior的女装也接管了叭。

  再来说说这场的秀服,金色开头主打,但是看了所有金色的look都没找到一件适合塞隆穿着拍真我香水的。

  好几套流苏的look,emm……,流苏质量蛮好,光泽度和顺滑度满分,将就着穿上跳草裙舞吧。这种设计就算是请流苏精老米(Naomi Campbell)来也扭不出花儿来。

  银色半身长裙胯部的设计还在偷懒照搬自己以前的设计。镂空的薄纱长裙有Valentino的影子,又有点像简化版的Alberta Ferretti。

  西装套装还是那个问题,版型永远不行,显得局促。我寻思着西门官人(Raf Simons,Dior前任创意设计总监)走的时候没把Dior的老带走吧?怎么以前西装那么美现在这个鬼样子?

  聪妹那条银色风琴褶长裙上半身已经那么复杂了为什么还要画蛇添足地加两条希腊般的身子上去?说起希腊,2019秋冬高定主题也是这个呢,做了两季都是一个样,可拉倒吧您。

  金色的树叶腰带总觉得熟悉,哦,原来Zuhair Murad 2014年就用过了,还用得比这个好看。

  还有,Maria阿姨这是高定啊,你这个高定比成衣还高产还没有成衣精致华丽。虽说西门官人的高定一眼看过去像成衣,可人家廓形剪裁很高定啊,可长点心吧。

  最后,Dior你的业绩这么好了就不肯多给点钱给摄影师吗?每次秀场都跟欠了摄影师钱似的,把平均海拔178的麻豆拍成160左右,版型本来就臃肿了还有平底鞋,外加死亡摄影,看起来就五短本短。

  还是要nice一点,好不容易在一堆基础款里找到了几件稍微有设计感一点的,自己品品吧。

  都到法国了那就再穿过英吉利海峡去康康英国的高定仙牌Ralph & Russo(秀都是在巴黎办的,说的是品牌的国籍)。今年是品牌成立的十周年,选取了过往十年客户们最喜欢的款式进行新的创作,所以本季可以看到很多以前的影子。

  说是新的创作,个人感觉设计师倒是偷懒了不少,很多经典的设计简单改了改,换了下面料和色彩就拿出来了,相比之下个人觉得2019秋冬高定更美。

  本季色彩较柔和,彩色look以粉彩色居多,绸缎、羽毛、薄纱、亮片、钉珠等高定常用元素这场都有;剪裁合身,显得修长;总体仙仙美美又华丽优雅。

  但是也有不讨巧的地方,头上的大蝴蝶结总觉得格格不入;水钻也就穿在模特身上看看吧;外套和裙子上稀稀拉拉的羽毛这是掉了毛的孔雀?

  都十周年了还是要回馈一下客户,这不还附赠金针菇、豆苗、花卷和糯米糍吗,金针菇和豆苗烫火锅,不够的话还有花卷,吃完再来个甜点糯米糍,正好。

  再下来是何穗也不会念的Giambattista Valli(狗头),你问我怎么念?来来来,发喽蜜:站爸弟撕他 挖力,会了么?

  这次高定依旧采用静态展形式展出,衣服还是精致仙气,只是这个拍摄角度……大概摄影师重返12岁吧。虽说这个广角镜头显得很中二,时尚频道但是中二角度也不了看起来就贵的事实。

  而且找好角度可以放大裙摆,让本就宽大的裙摆更加气势磅礴,女星们快穿上去清扫红毯(狗头)。Giambattista Valli一贯爱用的花朵元素本季也延续了下来,平面的,立体的;素净的,娇艳的,总有一款正中红心。

  除此之外还有硕大的蝴蝶结,都打了个花束还是要用蝴蝶结来装饰一下。

  羽毛面罩和头饰极具装饰感,头饰还好说,但是戴上那个面罩怎样或喝水?罢辽,仙女靠一口仙气儿吊着,是我多虑了。虽说那个面罩可以遮住发际线,但我总觉得戴上更显秃……

  黎巴嫩的仙牌鼻祖Tony Ward虽然不在高定日程表上,但是过于美貌,所以写一下。本季融入了剪纸和折纸元素,多了几分设计感。

  色彩上以黑白粉蓝黄为主,白色圣洁;黑色端庄;粉色带了几分灰调,温柔不艳俗;蓝色通透澄澈,带点绿,来自远古冰川的仙女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鹅黄明媚动人,满足了少女们童话里那条像太阳一样的裙子的想象。

  廓形都是经典款,装饰却很美丽,花瓣状折纸的衣领是Tony Ward版的拉夫领;薄纱裁成片片花瓣缝制成花朵点缀在裙上,轻柔烂漫;

  腰间装饰的镂空花朵装饰存在感十足但不过分夸张;领口有翅膀装饰的礼裙是为蜻蜓仙女儿打造的吧;

  鹅月亮状的长裙熠熠生辉,再次满足月亮般的裙子的想象;再或是直接将花朵再做大点占满裙子的正面……

  最后的闭幕新娘高雅圣洁又不乏活力,模特也超级美啊。

  这一季的灵感来源于Gabrielle Chanel的童年时光,又因为Chanel女士童年大都在院度过,总体上素雅清淡,简约经典还带着两分活泼,驾驭起来相对容易。

  Virginie时期妆发都较为,相比老佛爷时期惊天地泣的妆发接受度高了很多。

  缺点嘛,和上一季高定一样,看起来并不高定,看起来很“成衣”,只有几件仔细扒一下细节才看得出来是高定。白白棉袜搭乐福鞋和绑带鞋虽说很“童年”但总显突兀。

  配饰方面,上一季才夸了精彩这一季几乎可以说是没有,本来就单调的look更显无聊。经典款虽说套数多很多但就那几个样,很boring,和Dior一样不停炒冷饭,只是没有炒馊而已。

  重头戏高定新娘也是索然无味,没有那张节约成本的头纱完全认不出。虽说老佛爷在Chanel的最后几季质量下降明显,但走了之后Chanel更加无聊,Virginie现在有第二个Maria阿姨的趋势,求刹车。

  Alexandre Vauthier还是和以前一样,强势又摩登的女郎,在一堆相似设计的高定中辨认度稍微高一点。好是好看,但是和上一季并没有什么区别。

  竖条纹的西服套装钉上水钻,在灯光的照射下就是将夜空中的繁星穿在身上,强势的gentlewon既帅又美;白衬衣黑西装因收脚的灯笼裤而不那么“服务生”。

  斜搭肩腰间挖空长裙很“Versace”;各式夸张的帽子成了点睛之笔;菱形的装饰贯穿整场秀,倒是精巧;层次分明的大裙摆很公主但不过分甜腻。

  还是小小总结一下,目前的高定乍一眼看过去花花绿绿,都挺美的,但是设计很相似,都没什么突破甚至在不断退步。天才的时代已经落幕,隐退的隐退,去世的去世,能在时尚界画上浓墨重彩一笔的设计现已难以出现。

  现在的高定难以像十年前那样给人眼前一亮而感觉,也没有令人啧啧称奇的款式和搭配,褪去了往日的疯狂与浪漫,现有的只是平淡中的好看,挺惋惜的。

原文标题:巴黎2020春夏高定时装周盘点时尚频道:天才的时代已经落幕(上) 网址:http://www.bestjavainterviewquestions.com/shishangpindao/2020/0424/28243.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前思后想新闻网 www.bestjavainterviewquestions.com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